我無法忘記,開著車,那山道上上下下的蜿蜒

那是......我與妳的最後一段路

左手的方向盤,右手撫摸著妳的頭

眼神中,妳的不安

眼神中,我的眼淚

再多的不捨,最後的眼神

人啊!儘管付出再多!

失去後,仍然會遺憾自己當初,總是不夠好

人啊!感情放得越深,傷害越大

 

 


2011年,多事之秋的11月

11/03父親車禍受傷,練完球趕緊取消了晚班直奔回家

看著剛從急診推進病房的父親,才發覺,自己長了,但他老了,很老梗,但遇到時,很深刻

以前總是打我的父親,再多的情緒,負面的也好、正面的也好,眼前病床上熟睡的他,臉龐皺紋的刻痕訴說著滄桑和無奈

11/04是父親的生日,居然在生日前一天發生車禍,看著開放性骨折的老人家麻醉藥退去後,在床上痛到喊得哭天搶地,不習慣流眼淚的我居然也有脆弱的一面,小時候恐怖嚴厲總是要我獨立的父親,也有這一面

每次流淚,都會嘲笑習慣堅強的自己,自己一個人出國、跟家人吵架都沒流眼淚了,而且也在一次的意外事故中發誓自己不要輕易流眼淚,但短短四天,卻流了好幾次眼淚,感覺自己越來越沒用......習慣獨立堅強的自己,脆弱的那面......總是不願面對

11/03,當晚回到苗栗衝進醫院時,父親已經在病房內,開放性骨折不好受,自己活20幾年發生過三四次,甚至誇張到需要連續兩個月復建的程度,那種感覺,不僅疼痛,還有恐懼

自己想想一個可以看見骨頭的傷口在紗布下慢慢復元一個月的滋味吧!

床上的父親,因為疼痛不斷哀嚎著,沒有停過,直到護士過來打了針止痛讓父親睡去才安靜下來,但依然睡得不安穩

打理好醫院的一切回到家裡,開始著手清理13個大大小小的狗籠,清理完之後,把狗食處理分裝好分給每隻狗

每隻狗就像是說好的一樣,飯都吃不到一半,彷彿知道主人生病了,自己也沒了胃口,每隻狗都有氣無力的,看得我心情也開心不起來

唉......還好晚餐在羽球練習完之後吃過,不然我大概又要沒胃口

處理完大大小小的狗,大挪威那5隻、小挪威那3隻、吉娃娃14隻

坐在父親平常習慣坐的藤椅上,全身累到放空的靠在椅子上,看著每隻狗,今晚的大家失去了活力,趴著卻沒睡,偶爾傳來嗚嗚的哀鳴

「主人在哪?爸爸在哪?」他們的眼神充滿著問號和不安

好不容易靠著意志力勉強上了2樓洗完澡,又繼續攤在藤椅上,讓電視的聲音放著,電影台放了什麼電影我完全沒印象,看著父親貼在桌上的行事曆,有些感傷,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每次面對心情就好不起來

 


【11/05星期六,把KUMA帶去劉桑家換三條小狗】

 


家裡多年前開始,父親的手和身體逐漸退化,他慢慢把修車場收掉,偶爾有老顧客來也是由我負責修理,而父親改為養狗

好快......那已經是六年多前的事情了

挪威那,德國大型獵犬,歐美電影中壞人的保鑣,對不了解的人來說很恐怖,吼聲如獅,一咬上口絕不放開,但對我們家來說,每隻都有深厚的感情,比起神經質的吉娃娃,我更愛這些穩重兇狠的挪威那,他們忠心、冷靜,而且聰明

KUMA是一隻從出生開始由我餵奶、保暖、呵護長大的挪威那,那胎總共七隻,如今留在身邊的只剩下KUMA和NEW,其他五隻在兩個月大的時候就賣給不同具有養他們資格的飼主

KUMA完全是我從小帶到大的狗,儘管上了大學,回家時還是會帶上他和NEW的玩具或是高級飼料,KUMA和NEW,那批狗剛好是在暑假期間出生,而我就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們兩個月

每隻狗都是寶貝,但這兩隻,是我最鍾愛的狗,對我來說,他們是家人,甚至......是情人、是兄弟、是朋友

不過要做狗的生意,就必須學會放下,透過交易、交換、配種謀取當中的利益,才是關鍵,否則,如果每隻狗都有太深的感情為理由,所有狗耗盡的只是自己的精神與資金

看著那行行事曆【11/05星期六,把KUMA帶去劉桑家換三條小狗】,心裡好亂,這種事情以前跟父親發生過很多爭執,甚至大打出手到醫院包紮,但慢慢深入接觸這塊市場,才知道有太多無奈,不是我們能選擇

是的,會難過,但生活依然要過下去,我知道KUMA將交給另外一位主人飼養,但依然要練球、依然要上班、依然要去醫院照顧父親

不恨父親嗎?才怪!我親手帶到大的家人就這樣給他出賣了,但回頭想想,每日與他們相處的父親,痛苦並不會比我少

「爸!你好好休息,明天我會把KUMA送去給劉桑。」餵著父親吃飯,我說

我對家人,不會有太多言語,我們都知道,彼此之間,在過去幾年,築了太多的心牆

11/04那天,處理完一切回到家,我把KUMA從籠子裡放出來,讓他陪著我走上走下,他似乎也知道,要離開這個家了,那晚的他特別黏我,上半身趴在我腳上,只是看著我,儘管口水流在我的褲子,但隨著自己的眼淚低下,混合了口水

摸著頭,陪著她走走跳跳,陪著她最後一晚

 


隔天早上,定位好GPS,把KUMA牽上車,開往三灣的劉桑家

我無法忘記,開著車,那山道上上下下的蜿蜒

那是......我與妳的最後一段路

左手的方向盤,右手撫摸著妳的頭

眼神中,妳的不安

眼神中,我的眼淚

再多的不捨,最後的眼神

人啊!儘管付出的再多!

失去後,仍然會遺憾自己當初,總是不夠好

人啊!感情放得越深,傷害越大

整路,我開得很慢,跟以往總是飆80的自己不同,KUMA嗚嗚的哀鳴,整路上,她偶爾看看窗外,其他時間只是把頭靠在我腳上,看著我

一直以來,我要自己堅強,卻在這段30分鐘的路程,哭得不能自己

「KUMA妳要好好照顧自己,要慢慢習慣,妳很厲害,不要被其他狗欺負喔!不要哭要記得吃飯才會身體健康喔!知道嗎?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我有空我會去看妳......」整路上,我喃喃自語,哭著、念著

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除了換檔就是把手放在她頭上,沒有多餘的時間,擦淚

我無法忘記,她將頭靠在我腳上的那眼神

我的心......在痛、在不捨

車停在劉桑家門口,拉好手煞車,用衛生紙擦乾眼淚,撐起笑容,太陽很大,熱到想讓人罵髒話的11月

打電話給劉桑,確認KUMA未來住的環境,牽著狗鍊帶她熟悉這裡的一切,親手把她送到未來屬於她的狗籠

「KUMA,我要走囉!妳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要記得吃飯,我有空會來看妳,好不好?」劉桑站在我身邊,我忍住眼淚,沒辦法,就算會哭,我也不允許在別人面前掉淚

我關上籠子的那瞬間,KUMA撲了上來,我透過籠子的間隔,摸摸她的頭

「沒事沒事,這裡很棒,妳會更快樂。」

我離開籠子,KUMA坐下了,沒有聲音,只是看著我,那眼神......好痛

「劉桑,再麻煩你幫我好好照顧KUMA,你這裡環境很好,我相信你會好好照顧她,拜託你。」

說完,我給了他一個紅包

「一定,我也是很愛狗的人,你有空的話歡迎你來看她」

我點點頭

 


「吳先生,你很厲害。」劉桑在將我把三隻挪威那幼犬抓上車之後說

「嗯?」

「你剛剛有沒有注意到,你進山上,山上那些狗都不敢叫,平常我那些狗很兇的。」

「可是這三隻小狗對你卻完全不害怕,手一伸進去就開始接近你。」

我笑了笑

廢話......我看那些大狗的眼神是冷的,很明白的想告訴他們,誰敢欺負KUMA我會讓他們生不如死,而且在牽KUMA下車,一隻狗不識貨的向我衝來,一腳直接踹上柵欄,狗也是有眼睛的,不怕才怪,還好那時劉桑還沒下來

而且......以前在西藏都跟藏敖大眼瞪小眼,藏敖還給我瞪到往後退,當地人都說我平常人很好相處,但是一發狠卻很恐怖

不想待在這裡太久,因為每分每秒都在不捨狗籠裡的KUMA,好想把她抓回車上載回家,抓了三隻小狗之後,寒暄一下,我開車離開

「如果妳在這裡能夠快樂,KUMA那妳忘記我也沒關係,只要妳快樂,就算認了新的主人,愛上新的環境,未來你看到我想咬我,也沒關係,代表你忘記我了卻習慣了這裡,這樣很好」

苦笑著,似乎連自己愛情觀也是這樣

自己受傷,比起看著愛的人事物受傷,自己受傷也就一點都不痛了

劉桑有整片山的土地,放置狗籠的地方也相當陰涼,KUMA在這裡的環境比關在修車廠還好上許多,我很放心

突然想起有天晚上,因為必須出國,家人也因為親戚訂婚兩天不在,我將KUMA託給朋友,朋友不惜越洋電話打電話給我

「阿不你這王八蛋,你家狗一直哭又不吃飯你是要我怎麼樣啦?我不管喔!你給我快點回來,然後要多給我150的越洋電話錢。」我苦笑,把KUMA寄在一個愛狗人士家就是這樣,看不慣狗傷心難過

現在的KUMA,在哭嗎?剛想完,我已經開始哭了

「KUMA妳不要哭喔!要慢慢適應,好好照顧自己......」開車回去的路上我像個白癡一樣喃喃自語,而且滿臉淚痕,我如果上個眼影大概就可以去拍鬼片了

那三隻還沒取名的幼犬,很抱歉,我不是個大愛的人,我只是個自私的一般人

要不是因為你們,KUMA也不會被換走,取名就交給老媽吧!把你們的狗籠打點好,幫你們洗好澡,我已經是仁至義盡了,等我調適好自己的心再來好好愛護你們,但誰知道,KUMA的離開,我要多久才能釋懷

打理好醫院、家裡,東西收收準備回新竹

 


那晚的心情蒙上了灰,想起明天還要幫學妹引導文資的題目,索性就去電影院把還沒看過的賽德克下集看完,讓自己的心放鬆一下,聽身邊的人說下集會讓人很哀傷很感動,看了心情可能會更差,不過......還是要看,我總不能去電影院花錢看藍色小精靈吧

賽德克巴萊真的很棒,如果不是系上老師強制型的置入性行銷,會更棒

每個橋段,演什麼像什麼,該熱血的時候熱血,該激情的時候激情,該悲傷的時候真的會讓人掉眼淚

總覺得素人演員的大慶和慶台比那些中看不重用的偶像劇演員出色太多了

那場電影,開始沒多久,原住民婦女為了怕成為負擔一起上吊在樹上時,身邊陸續傳來低低的哭聲

而我......直到莫那魯道要與他的狗分別才哭出來,還不小心哭得太大聲,被隔壁的人側目

我很怪吧!其實每件事情,沒有親身經歷,頂多感受的都不到50%的痛苦

這電影居然也能讓我想到KUMA,真的是......

 

 

夜深了,躺在床上,卻無法入眠

心情很灰很灰,不習慣把心事告訴別人的自己,總是一個人思考

「你們家計然是以狗為事業的,不該放太多感情吧!不然每次賣掉一隻狗都會很傷心,而好不容易養好多年的狗去世會更痛苦。」朋友說

我搖搖頭,沒多說什麼,每個人觀念不同,他說的並沒有錯,只是我不會這麼做,也無法這麼做

狗不僅僅是生命,是最棒最忠心的夥伴,只要你讓他們信任,他們就永遠忠心於你,你找得到這樣的朋友嗎?

我對每隻狗都下很重的感情,他們給予的,是陪伴、安慰也是財富,如果只是把他們當成換取利益的事物,除了無法把一隻狗養得漂亮之外,在我眼中,那種人連畜生都不如

狗都知道忠心、報恩,而身為人,卻把他們的忠心視為理所當然,甚至當成生財的工具,這種人......是人嗎?

我知道,放太深的感情會痛,就像我今天對KUMA的離別,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調適好自己這顆灰灰的心

過去的小黑、阿諾、波堤也是我最寶貝的家人,以及那些親手撫養長大,每日照光、餵奶、打針等等兩個月還沒取名就賣給寵物店的幼犬,看著他們不懂事故的天真,要賣掉他們,真的好不捨好不捨

最痛苦的莫過於照顧他們的最後一晚,他們還小,不知道自己要被這些眼前人類背叛了,要被這些無情無恥的人們賣到另外一個地方,想到這,我就覺得自己好殘忍,但這是父親的心血和決定,沒什麼好說的,只能安慰自己說,他會遇到更好的主人,他會過得幸福快樂

還深深的記得,曾經,有隻賣掉的狗因為新主人的疏忽意外曬死在廣場時,房間棍棒一抄直接騎車到對方的工廠,把對方毒打進醫院,我還進了警局,我對那位先生的恨,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儘管我打斷了他的肘關節,儘管我們達成和解

我很慶幸,很慶幸我有個很好的父親,他總是很盡責的追蹤每隻狗的下落與處境,我也很慶幸我能認識的都是很疼狗的主人

儘管心會痛,但我相信那些新的主人

有時候想到這些,就覺得好累,如果能不接觸這項事業多好,單純的擁有一個忠心的朋友,他陪我我陪他到老

 


對人呢?

我珍惜著身邊每個我想守候的人

但......付出得再多

等到離別的那天,回首回憶,永遠都覺得自己付出的不夠多

我不謝天、不謝命運,感謝生命中對我好的每個人

但我總是自己一人

每個人的感情都是蜿蜒的

因為害怕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對的回應甚至是負面的回應

但當一切過去之後,卻開始悔恨自己付出得太少

 


蜿蜒的感情,其實,可以更直接

但我們都失去了勇氣

 

 

 

風箏2011/11/07

創作者介紹

【Kite】駐足在文字交織處

freesky07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