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0230.jpg  

上了大學,知道醫學類組對我有多麼遙不可及之後,我深深的佩服我的母親。

因為她是麻醉師。

再血腥的畫面,她都能毫不顫抖的麻醉。

再悽慘的情景,她都能不動聲色的判斷。

身為她的兒子,我能活到現在真的算命大。

我童年的一部分,都在手術室旁的休息室度過。

血腥的畫面,多少都看過。

這些我在【捕夢網-3】都有做描述。

 


許多年前,那時我年紀還很小,那時候的麻醉師很夯。

一天就有不同的醫院好幾台刀等著我媽上刀。

而那個年代,離少子化還有段距離。

大家都很努力的生,不時常因為醫院有生產的案子需要我媽過去上麻醉。

晚上凌晨的案子,我和我爸早就司空見慣了。

常常坐在車上,爸爸載著我和我媽,把媽媽放到醫院,然後我爸就載著我帶我四處逛。

現在想起來,老媽那嬌小不到165的身影,總是拿著一包我那時用盡全力才能扛起的麻醉包,那身影真的很偉大。

現在身高172的自己有時回家跟老媽比高,想起那時的身影就感嘆,人真的都會老啊!

 

 

那天,跟其他天一樣,老媽接到了一個晚上10點的案子。

9:40老媽下車去醫院,我和老爸老樣子,開著車四處晃,晃到無聊就停下來休息,停下來睡覺。

通常接生一台刀的時間大概兩到三小時,所以照理來說最晚12點到凌晨1點老媽要打電話過來,我們到醫院接她下班,然後一家人回家睡覺。

那晚我印象深刻,因為已經深夜兩點半了,我在後座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好幾輪。

睡不下去之後乾脆不睡了,坐在駕駛座的父親也不斷打著母親的手機催促著,不過都沒人接。

父親似乎坐不住,直接把車開到醫院樓下,因為是深夜,就算亂停警察也不會管你。

他從駕駛座下車,來回在車外踱步著,焦慮的點著一根菸。

終於......電話響了。

「可以回去了?」我爸說。

「恩,我在樓下等妳。」

我爸是個很沒耐心的人,很多事情超過他預計的時間,他的脾氣就會上來。

我爸在樓下擺著一張臭臉,我一樣坐在車上等著,小孩子,也不知道要幹麻,東看西看也不知道要看什麼,加上大人在生氣,小孩子還是乖乖閉嘴就好

 

 

坐在前面副駕駛座的我,聽到開門的聲音,有人進來車子安穩的坐著,大概是我媽吧,我想。

向著掛在前做的後照鏡看去,想要看看母親的身影,但是......什麼都看不到。

應該是坐在死角吧!我在心裡想著。

不管,凌晨兩點多了,雖然明天是星期六,但是還是要上課......

好想睡覺......

那是個只有周休一日而且海豚機正流行的時代。

奇怪......老爸怎麼還沒進來。

看過去,他跟我媽在......吵架吧!

大概一個說怎麼這麼久,一個說你不懂就安靜點之類的。

那......坐我後面的是誰......

那時電影看太多,以為是綁匪要把我抓去賣。

當我的心跳不斷再加快的時候......

我的背貼著坐椅,臉朝左,想要偷看後面到底是誰,想叫......怕給後面的人殺掉,想逃......也怕給後面的人殺掉......

冷汗慢慢的流著......

我的眼,聚焦在車座椅頭部位置的平行線,而我的頭慢慢接近那條平行線。

一個接近圓形的物體在地平線上升起。

我不是在看日出......

一顆嬰兒的頭對我笑著,然後身體慢慢出現,手腳揮舞著,還滿可愛的。

只是這嬰兒臍帶還在.......

順著臍帶和抱著她的手看過去,一個女人......

綠色的手術衣染上了紅,在深夜僅是一片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她的頭上像河童一樣破了一個小洞。

她把兒子抱回去摸著,笑笑的看著我。

【很可愛對不對,她是我女兒喔^^】

現在回想起來,我那時候是白痴吧......

還以為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還以為她是我媽的病患,要到另外一家醫院急診。

 

 

父母親回到車上。

火藥味有點重......識時務的人趕快閉嘴。

那女人似乎知道我在後照鏡偷看她,還把嬰兒舉到我前面來,那英兒真的好可愛,只是身體看起來溼溼的,頭上還有點血,但那揮舞的動作真的很天真活潑。

不過我父母都是很兇的人,我把右手食指放在鼻子上要他們安靜,萬一我爸生氣不太好。

而且她肚子好紅,血流這麼多,還可以這麼活動,很替她擔心。

下了頭份交流道,距離家裡不到一公里。

「爸!那個阿姨要在哪裡下車?」

「什麼阿姨?」我爸轉頭問。

我直接轉頭過去......人不見了......

「喔...沒事...」我說。

 


其實很多鬼故事,都說自己載到鬼。

其實如果她是要搭個便車,我倒覺得無所謂。

其實有時候人比鬼還恐怖。

懷著輕鬆點的心情。

不是每位好兄弟都想傷害妳。

而是我們被傷害的經驗看太多,而那也是大家想看的。

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種有點偏頗的錯誤觀念

 

 

這篇文章風箏沒有寫得很好。

小時候的確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可是那心境好難描寫......

下次來寫比較重口味的經驗好了。

 

 

後記:

長大後我有問我媽那晚的事情

我沒跟她說我看見的阿姨

反正說了也是白說,她的眼裡只有神沒有鬼

這種人超幸福的

她說她還記得那件CASE

是一場高速車禍

開車的是先生,副駕駛座坐著將要臨盆的孕婦

因為先生過度緊張車速過快發生車禍

孕婦當場顱內出血

搶救的時候先生骨折順利逃過一劫

而孕婦來不及搶救,小孩也因為腦部缺氧,剖腹產之後因腦死宣告搶救失敗

樂極生悲

「矮ㄍㄧ得ㄍㄧㄚ摟屋底高劉偷給騙。」(我知道大家聽不懂客家話-->我記得她老家在交流道那邊)

「ㄍㄧㄚ梅黑矮頭擺ㄟ新桑。」-->她媽是我以前的老師。

然後就是一堆巴拉巴拉。

這些鄉下人真的很厲害,我都不知道我現在房間的隔壁鄰居是誰,我媽好像整個地區的人都認識了。

 


誰說,看到鬼一定要害怕?

 

 

風箏2011/09/09

創作者介紹

【Kite】駐足在文字交織處

freesky07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黃少軒
  • 太嚇了吧!!真不該半夜看鬼故事啊........
  • ㄏㄏ,這樣比較有氣氛啊^^

    freesky0718 於 2011/09/25 13:40 回覆

  • Miro
  • 雖然看不到,但會感覺到祂們的存在
    反正敬鬼神而遠之
    不要刻意去招惹祂們就好了
    很想開眼,這樣 中元普渡 就可以看我姊姊有沒有回來了
  • 栗子
  • 看著有點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