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7800287_3e9440b487.jpg  

每所學校都有不同的鬼故事。

我的國小,有。

我的國中,也有。

我的高中,更多。

我的大學,很久以前是刑場,而且附近有羽化館...你說呢?

 


其實捕夢網原本要寫的是一段回憶。

卻誤打誤撞的寫成驚悚恐怖文。

貼在PTT的飄版上還受到許多朋友的照顧。

算是誤打誤撞吧!

每個人體質不同、緣份不同。

對我來說,那些事情已經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

很多人對這方面很好奇,也因為看不見的關係,常常突然接觸而嚇得半死。

其實所謂鬼,也是生命體變成的,只是轉換之後他的形體不如生前好看。

這是我的觀點,而且我也僅只是看得到,把他們當成不同的人來看,對他們的了解,頂多算是個一知半解吧!

既然誤打誤撞了寫,那就繼續寫下去吧!這也是種很不錯的緣分。

 


這篇文章...是高中的一段小故事。

飄點...不算重...大家輕鬆看吧!

 


我...在哪裡...?

迷濛中,眼睛為微微張開,眼皮如灌了鉛一樣,無法再睜大了。

怎麼四周都是橘色的牆?

怎麼連地板都是橘色的?

周圍還有好多好多我的同伴。

可是怎麼看起來大家都好模糊,而且好像都很暈,連我也暈了...

腳下踩的,不是水,那味道好奇怪。

大家都搖搖晃晃的,不能走、不能跳,四肢無力。

這裡是哪裡......?

這橘色刺的我眼睛好痛......讓我好暈好暈,最擅長的小腿肌肉彷彿癱瘓了。

我將四支攤平,我沒力了....就這樣趴著吧...我好累...但是睡不著...

我好累...我不能動了...是啊...趴著就好...說不定等等睡著了,起來我就回到我的家了。

說不定我現在在做夢,不然這橘色的牆太不可能了,可是我好像摸到旁邊癱軟的夥伴,他的觸感好真實啊!

天啊...慢慢的,我連知覺都失去了,只剩下眼睛微瞇的看著這模糊的世界,還剩我的大腦能思考。

好想閉上眼睛啊......但我什麼都不能動了。

 

 

 

我好像被抓起來了,感覺我的身體在上升。

一堆巨大的臉在看著我,一個中年人還有好多年輕人。

我是在作夢嗎?

中年人抓著我,另一手拿著一根針。

插入我的鼻孔,那根針好長好粗,一直插進去,我沒有任何知覺,也無法形容我心中的恐懼。

我知道我的腦髓被攪爛了,我知道我要死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感受不到痛,這比痛還更絕望。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的意識好模糊,但我模糊的看到,那些年輕人,有得興奮、有得恐懼、有得噁心。

我被放到一個好黑的地板上,天空...好灰,怎麼還有方格線條,還有粗粗的管子。

這不是天空,沒有雲、沒有太陽、沒有鳥。

一個年輕人,他的表情好興奮,拿著刀,切開我的肚子,把我的內臟一一掏出。

我在恐懼之中......依然...沒有痛覺。

我想叫、想吐、想逃,卻無能為力,只能看著每件事情在我眼前模糊卻又真實的發生。

讓我完完全全的死了吧!我不想活在這種恐懼,我快瘋了......

我的內臟被一一掏出、整齊的放在旁邊。

他完整的取下我的皮,我似乎能感受到,刀子在我的皮與肉分界遊走的聲音。

她繼續將我的脊椎與旁邊的肌肉分離,一刀一刀的,劃過每根肋骨,他似乎對我的肋骨很有興趣,仔細詳端了許久。

那刀...劃過我的下巴,從我的下顎穿入,似乎......我的喉嚨被劃破了皮,沿著我的顎骨,裸露出喉嚨上的所有神經。

我的腦幹...我的大腦、小腦...而我的臉皮,好像不在我身上了。

微微看向旁邊,那是我的同伴,他的身體已經全部稀巴爛,內臟似乎也有傷痕,快變成一團爛肉了,不知道我和他比,誰比較幸運,只是......他還有意識嗎?

我的頭皮...似乎也被取了下來,終於...我看不見了...但我的腦,似乎成為他們研究的對象。

 

 

大家都停了,四周只剩下中年男子的聲音和微微撥動的聲音,撥動的似乎是大家的屍體。

我能感覺到,我的屍體,又回到那橘色的天地,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但...身邊擁擠著大家殘缺不全的屍體...我知道這不是夢,我頭上有夥伴的屍體、下方也壓著屍體......四面八方都是屍體,我們擠在一起...

要去哪?還有什麼比現在更糟的嗎?

我聽到挖土的聲音,我們被倒入一個大坑,然後...咖啡色的土不斷落下,伴隨著我們身上的所有液體、肌肉、內臟、神經、骨頭、皮膚......

我不知道我的皮在哪,也不知道壓在我左邊的皮膚是誰的......

一隻青蛙...就這麼卑微的...結束一生。

 

 

高三那年,我讀的是三類組,解剖那堂課給我很不好的印象。

而每次的青蛙,都是我埋的。

當然,我能看得見往生後的他們。

如果你是那隻青蛙,你不惘然你不恨嗎?

或許是心理作用。

那之後的每晚,我都夢到自己被解剖,當然沒有我文章說的這麼詳細。

只是很痛苦。

那陣子,我連肉都不吃了,每天當牛吃草。

 

 


那學期,三次解剖課程,都是我負責掩埋。

這間實驗室,是學校最陰的一棟建築物,而實驗室後面的草地,接續著後山。

草地下面有多少動物的遺體是不言而喻的。

那時,才覺得生命的重量,很輕、很重。

我們學校的圖書館蓋在一個坡上。

實驗室那棟樓位於面對圖書館的左邊下坡處,中間隔著垃圾場。

我一直很氣...學校是沒錢蓋路燈嗎?那條路到晚上九點之後真的是一盞燈都沒有。

隱隱約約物體輪廓,就算有東西出現,連我都分不清楚是人還是鬼。

高三的剩下時光多數時間都在圖書館度過。

每晚,蛙鳴聲分貝大概跟汽車喇叭差不多。

習慣吃宵夜的我,十點多讀書完都會經過那棟樓從下坡下去,走出校門買份鹽酥雞。

不時看到青蛙跳過甚至踩到青蛙。

原本解剖前不以為意。

在解剖課之後,深夜看到青蛙都有點不舒服。

而那段時間的宵夜,從鹽酥雞變成青菜滷味。

 

 

我不知道,那夢境是我的心理障礙,還是真的有什麼飄點。

但我一直想對我解剖的那三隻青蛙道歉,我親手殺了你們,也親手埋了你們。

後來大學,我選擇了文組科系。

很慶幸自己沒走醫科,也沒這個才能。

那所高中的解剖課,應該還有繼續進行。

 


生命...當你親自面對它時,很重...很輕...

 

 

風箏2011/09/08

(圖取自網路)

創作者介紹

【Kite】駐足在文字交織處

freesky07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栗子
  • 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