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8224588_3e2713b2e8.jpg  

先來說說那些傷痕好了。

這些傷口,包括右手咬傷、脖子、胸口抓傷。

用個貼切一點的形容方式,看過台灣鄉土劇要鬧分手鬧自殺的女人嗎?他們使出喵喵【瘋狂亂抓】的效果大概就是這樣。

一般來說,被抓傷會紅腫好幾天,而且傷痕偏淡紅,會腫起來發熱。

而我的傷痕......其實我除了洗澡之外沒有去注意,因為完全不會痛。

我的傷痕就像給人用清紫色的廣告顏料畫上幾筆,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是神經病,在身體上畫這些有的沒有的紋身。

剛開始也沒有太注意,那時讀的是理科,左看又看上看下看,都覺得那些傷痕只是一般的瘀血,過一陣子就好了。

後來回到台灣,東西打理好之後還是打算去廟裡走一趟。

畢竟在國外遇到這麼晦氣的事情。

那時我去的是苗栗的一間義民廟,畢竟從小拜到大的,裡面好幾尊不同的神明看起來就很厲害,去去霉運應該很有效。

那天是正午艷陽,再去前還吃了一大碗忘記是陽春麵還是什麼的,反正還滿飽的。

一跨過廟前門檻,馬上想要嘔吐,當下的反應是......X的!中午那家麵店不乾淨,吃壞肚子了。

努力撐到廁所,嘔......你覺得這畫面噁心嗎?

不,因為我連續在廟裡的廁所乾嘔了快5分鐘,眼淚流了口水流了只差鼻水沒出來,乾嘔了半天什麼都吐不出來,別說麵了,麵裡加的豆芽我都沒吐出來。

只是乾嘔,能到哪裡去,頂多別人看我像看到鬼一樣。

照理來說,午餐吃這麼飽,突然想吐應該會吐的一蹋糊塗,但只是乾嘔又吐不出東西的感覺更尷尬。

那天嘔的很不舒服,什麼神也沒拜,雙手合十在胸前晃個幾下就回家躺平了。

 

 

 

過了幾天,朋友來新竹找我,當然要帶朋友去新竹有名的城隍廟參觀一下,然後再吃個貴死人不償命的小吃才完美。

來過新竹城隍廟的人都知道,附近有個龍鯉雕像,雕像後面有一小塊的三角形,附近是機車停車格。

城隍廟是被外圈商家所包圍的,主要有面對大馬路的正門,但正門離城隍廟間還要經過許多攤販,和直接從城隍廟旁邊插進去的小門,那門一進去就是城隍廟本身。

好啦!想必大家也猜到了,我一跨進去沒多久又在乾嘔,這次更誇張,連廁所都跑不到就直接在原地發作。

旁邊還有阿罵在說「垮!五廊起當啊!」(看!有人起乩了!)

不......阿罵,我是快吐到起笑了。

隱隱約約,似乎還看到悲喜捕快向我走來的身影,手上那兩塊方牌滿明顯的。

朋友把我扶出城隍廟沒幾分鐘,我的身體又恢復正常。

乾嘔的感覺跟上回義民廟的經驗幾乎一模一樣。

看來我是不能進廟裡了......再笨再不迷信的也慧推測是那些抓傷的問題。

從城隍廟那天回到家,洗澡時才發現,原本不會痛的抓傷現在很痛,完全是瘀青的感覺,除了脖子和胸口的抓傷外,手掌內側也多了很多瘀青。

相信這個世界上把自己手掌搞到瘀青的人不多,千萬不要試,那種痛真的會讓人火大,右撇子的我不能寫字不能抓東西坐在地板還不能把身體撐起來,因為很痛。

想想心也滿痛的,居然給義民爺和城隍爺趕出去......

從那之後,有段時間我很少進廟裡,怕又再次被趕出去。

 

 

 

很多人問過我,看這麼多我不累不怕不辛苦嗎?

習慣就好,也謝謝我那不信世界有鬼只誠世間有神的母親。

身為麻醉師的她,加上父親在我小時因為工作不斷忙碌。

我這位可愛的麻醉師媽媽經常把我帶到開刀房......旁邊的休息室。

但本人年紀小加上猴死陰仔,經常把休息室的門案開跑到手術室外面偷看老媽開刀。

所以血腥的畫面......從小習慣了,畢竟那是母親的工作。

也因為這樣,看得到就算了,我根本從小到大都是跟阿飄大哥大姐阿公阿嬤叔叔阿姨弟弟妹妹長大的。

有些看到我還會跟我打招呼,外加開刀房旁邊是安寧病房,遇飄的或然率更上一層樓。

在人生不懂事的時候經歷這些,長大之後聽大家說有多恐怖就見怪不怪了。

那次回家,在家閒的發慌,小王八蛋的個性發作又跑去醫院找老媽。

那天是剛被城隍爺趕出來的幾天後。

一出電梯,開刀房長廊的幾個老人......飄,是我以前看習慣也認識的。

【弟弟你怎嚜這麼臭?身上還很多傷痕?】

飄不是用【說】的......至於怎麼溝通,我這邊不多做形容。

我聞了聞身上......我每天要洗兩次澡一次頭三次臉外加刷兩次牙。

不香也不至於到臭吧!

【稔用ㄟㄅㄨㄣˇ擰照兜發拉並迸!】(我知道客語大家聽不懂-->你怎麼給人抓到亂七八糟)

我只是笑了笑,就跟他說要去找我媽了。

原來是他們嫌我臭啊......難怪不想讓我進去。

 

 


根據我所發生的實際情況,我只能跟大家說這麼多。

後來那些傷口大概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像一般的瘀青恢復一樣,不像之前抓傷不痛不癢外加色彩鮮豔。

是我太臭神不想接近我嗎?

是城隍爺幫我把傷口轉換成瘀青嗎?

我沒有足夠的證據,但傷口好了就好了。

我也不追究這麼多。

 

 


有朋友問我,我有宗教信仰嗎?

硬要說有的話就是道教吧!

跟著我媽從小拜大了,不過升到國中就很少跟他去拜拜了。

後來也是入境隨俗,去哪個地方就尊重哪個地方的宗教。

這樣說起來,大的小的我都信過了吧!

哪天我要下地獄還真不知道要去哪國的地獄......

 

 

 


回到台灣好幾年餘,小強不時跟我保持著聯絡。

定不下來的人就是這樣,台灣各地跑遍了不說,他現在在世界各地跑著,畢竟,這是他的夢想。

每次回來,他都會帶給我不同的禮物,明明知道我已經夠胖了,還一直帶吃的給我。

在收下瑞士巧克力的時候我跟他說我夠胖了拜託別再繼續養肥我。

「喔!那我下次去泰國帶個人妖回來給你。」

「算了,你還是帶吃的好了。」

「那我去日本帶個AV女優回來你要嗎?」

「恩......讓我考慮一下......」

其實我們的緣分很淺,真正有交集的就是那幾個月,之後就沒有在國外相遇的機會。

這個故事在世界上只有我和小強以及強森一家人知道,我走的時候只是把捕夢網留下,也沒有跟他們說那小女孩還在他們家,道家言人皆有業障皆有輪迴,很多事,不是自己能管的。

 

 

 


回想起那滲血的臉龐,我會怕嗎?其實已經不會了。

搬來現在住的房子已經一年多,有時候拉開窗簾,九樓的窗戶外貼著一個前幾年跳樓自殺的女鬼我都不意外了,就當她在休息吧!

受到輪迴的懲罰,那女鬼可能要在這跳上好一陣子了,有時看風景都看她這樣來來回回的不禁有些煞風景。

有時回想,覺得自己那樣對待那個小女孩有些不應該,她也不希望自己被凍死在荒郊野領,凍死之後變成鬼只能用手爬行,也因為凍死在荒野的關係,全身皮膚龜裂滲血,還要給我這從異國來的神經病傷害,想想也怪可憐的。

強森一家,從那之後我也沒再連絡他們,只希望他們一切平安。

 

 

聽小強說,他依然有跟那家人聯絡。

而且強森和那小女孩的事情,似乎有另一個故事。

不過我一直沒問。

 

 


在台灣的日子單純許多,上班上課。

定不下來的自己,依舊是有空就拿著相機,四處趴趴走。

在淡水老街時,才發現,每間紀念品店都掛著捕夢網。

我沒有問店家為什麼,或許有特殊的意義,也或許只是個好看的紀念品。

捕夢網對現在的我來說,有兩層意義。

第一層是我所寫到現在的經驗。

第二層是我後來設計了一個捕夢網,送給一個我珍惜的人。

 

 

 

 

大二那年,我將捕夢網送給一個很特別的朋友。

這件事,成為我一輩子的紀念。

其實說來好笑,原本捕夢網這篇文章是想寫我和她的故事。

這樣.......應該原本算是校園愛情吧!

結果被我寫成驚悚恐怖了......(撞牆)

更直接的想起那段在美國的回憶。

至於和她的故事.......以後變相的寫成小說好了。

送她捕夢網是希望她能平安,把她的噩夢和不好的東西從她身邊趕走。

也祝福她能永遠快樂。

 

 

 


而現在,我工作專用的隨身碟上就掛著一個捕夢網,就是【捕夢網-1】的那張,我想再遇到阿飄,可能沒什麼作用了,貓眼石是假的,羽毛是合金的,但那捕夢網,補的不是噩夢,是我一段深刻的回憶。

至於我身邊的鬼故事......還真不少,自己遇到的就夠嗆了......

 

 

晚安~~請把窗簾拉上,晚上保持黑暗。

誰知道,當你深睡時,有沒有個鬼在你窗戶上貼著?或是她正用只剩眼白的眼神瞪著妳,沒有嘴唇滿是滲血的臉龐親吻著妳。

有些事,不知道看不到當成做夢是最幸福的。

 

 

風箏2011/09/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esky0718 的頭像
freesky0718

【Kite】駐足在文字交織處

freesky07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Iwant Rmb
  • 才剛跟朋友分享完捕夢網的1和2,朋友就趕忙跟我說有3了。

    家裡也有一個捕夢網,是從美國某印第安納保留區帶回來的,靈不靈是不知道,但是只要在床頭掛上它,反而常讓我做夢倒是真的,總感覺跟大家所知道的捕夢網好像有點相反.....XD

    很羨慕你的Gift,讓我一直想到某部動畫「夏目友人帳」的故事,會不會有一天你甚麼都看不見的時候,會感覺到很寂寞呢?
  • 妳好
    謝謝妳和妳朋友願意花時間看文章

    其實我本身很喜歡捕夢網
    家裡大大小小收藏了一些
    放在我身邊的只有一個

    其實我和他們是一種緣分吧
    我也發生過一些像是夏木友人帳的故事
    以後或許有機會會分享^^


    謝謝!很高興認識妳^^



    Kite2011/09/07

    freesky0718 於 2011/09/07 14:51 回覆

  • 悄悄話
  • 夜兒貓
  • 意外輾轉看到這篇文章。
    三篇下來,很好看,也很毛骨悚然。

    這些都是真正發生的事情?

    對啊,有時候,不知道是最幸福的。
    我很喜歡捕夢網,從知道那時開始,可惜其實台灣很難買到漂亮的XD

    床頭也掛有個捕夢網,它讓我好夢連連~不太做噩夢了。即使我買的那個捕夢網迷你的很可愛~XD

  • 楊芳綺
  • 你好,我想問你所有捕夢網是都有用嗎?還是需要你說的貓眼石? 其實我在某些的情況下可以知道祂們的存在,但我不見得能看到他們,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是因為祂們具有一定的危險性我才能感受到,但也是感覺而已。有些時候才看的見祂們。
    我曾經連續三個晚上夢見同樣的惡夢,都是同樣的畫面,我以旁觀者的角度看見一個女生被兩三個男生強暴,後來我受不了才到臺南的大廟拜拜,才沒有做這個夢。
  • yumi
  • 你的故事實在太精采了!!
    我曾經也有過一個捕夢網,那時正好流行我也跟風。
    奇妙的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每掛上必然噩夢連連,平時我是可以控制自己夢境叫自己醒來的,可是只要掛上捕夢網,它好像就變成噩夢製造機了(冏...)然後我怎麼用力都醒不過來,掙扎很久後跳起來,恐懼感還持續著,但是卻記不起夢境內容,大概是我跟捕夢網磁場不合吧?
    對了,我只要使用塔羅牌幫別人算命也是這樣,所以現在封牌不算了。
    也許,西洋的東西可能跟我比較不是那麼合得來吧,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