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f408a03c224d6.jpg  

平常淺眠的我,一般來說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我都會注意到,難得例外的今天,因為奔波了整天而有機會一覺到天明。

經過小女孩一番折騰後,整晚我翻來覆去,眼睛閉上了卻時時刻刻想到那女孩的臉龐,還有那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睛和嘴唇。

閉著眼睛,腦中閃過的畫面如投影片,強森背著她,小強身上掛著她,她從小強身上掉下來,她用雙手爬到我面前,她用雙手爬走的背影,每張投影片,都是她。

我不是戀愛了,我是撞邪了。

偶爾承受不了投影片的殺傷力,迷濛的張開眼睛,側睡的我面對著窗戶,我總覺得有個人影站在窗外,或是她正站在我背後,也就是我和小強床與床的中間,用只有眼白的眼球瞪著我。

我知道這只是幻想,因為有靈體靠近我我的身體會很不舒服,輕微的反應至少是起雞皮疙瘩。

但這幻想是這麼的真實,讓我不自覺的把棉被往上拉擋住眼睛,也不敢胡亂轉身,怕一個翻身面對的就是她。






一晚沒睡好,心臟嚴重受創,外加精神傷害,閉上眼睛都是那小女孩的一舉一動。

如果沒看過上篇的人,還以為我是戀愛了,心心念念著一位美麗的少女。

我心心念念的的確是一位少女,她大約六七歲,不準說我蘿莉控,因為我被一個鬼嚇個半死。

還是個披頭散髮只有眼白沒有嘴唇臉龐龜裂滲血的小女孩。

早晨五點半,這是我在台灣習慣的起床時間,小強依然睡得跟豬一樣,只差沒打呼,他要是知道昨晚他給那位小女孩趴著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撿起昨天被亂丟的隨身包,整理東西的時候好像少了些什麼。

看了很久再看看地板,原來是捕夢網的繩子斷了,可能是我昨天丟出去的時候剛好斷的吧!

把捕夢網放在床頭,整理完今天要出門的東西,特地把佛珠戴到手上,下樓打算借條細線重新把捕夢網綁回去。

捕夢網跟了我一年多,也有感情了,它彷彿就是隨身包的一部分,沒有掛它包包背起來很不習慣,而且捕夢網中間的貓眼石和下方三條銀製羽毛真的非常漂亮。






老太太已經在客廳看著電視。

我跟她說我想借細線將捕夢網綁回去,她要我把包包和捕夢網借她,她幫我縫。

我那捕夢網跟一般捕夢網的造型差不多,圖片這張是我線在掛在身邊的捕夢網。

和這張的差異在於我那時的捕夢網比照片大三倍,中間鑲著的是真的貓眼石,會發出藍色的光輝,下面有三條銀製的羽毛。

邊替我將捕夢網掛上新的線,老太太才跟我說捕夢網的故事,也就是我上篇最開頭寫的捕夢網的由來。

她說,這是以前長輩告訴她的,她以前親戚家牆上有掛,現在知道捕夢網由來的人已經不多了。






換句話說,捕夢網其實是護身符的一種。

該不會,昨天丟完包包後,小女孩急忙爬出去的原因是這個?

我沒跟老太太說我看到的事,我語言能力再好也無法完整的表達我所看到的一切。

而且以前在台灣,就有多嘴差點把自己害死的慘痛教訓。

只是想,該不會等等吃早餐時又會看到強森身上掛著那個小女孩吧!

老太太替我綁回去之後,作為回報,我和她一起在廚房幫忙做早餐。

完成早餐大概是六點半左右,家裡的成員陸續起床,我也上樓把小強叫醒。






「ㄟ,你昨天晚上把我叫醒幹嘛啊?」在小強收拾今天要用的資料時我問他。

要不是他把我搖醒,我也不會整晚睡不好,有些事我寧可當作沒看到比較幸福,現在那個女孩知道我看得到她,不找上我除非她生前是笨蛋。

「沒有啦!可能是我昨天晚上看錯了。」

「你才是吧!我把你叫醒的時候你整個彈下床,還說看到鬼,你是做惡夢喔?」他補刀。

陰陽眼遇到神經過度大條的人,就像秀才遇到兵。

「嗯?你看到什麼?」

「我看到你和強森睡在一起,想說你這麼厲害,這麼快就跟小鬼混熟。」

「我跟強森睡?」我滿臉驚訝。

「我也沒看清楚啦!反正就是一個小孩,可是這裡只有強森是小孩啊!」

幹......該不會是我跟那小女孩睡吧......而且很有可能是面對面......還好我睡得很死......

「那你幹麻搖醒我?」

「因為我覺得很冷啊!而且冷氣又一直滴水,還滴到我頭髮和脖子,想要關掉遙控器又在你枕頭下,只好搖醒你。」

大哥......我昨晚冷氣只在睡前開半小時,我睡覺前已經關掉了......

至於你身上的.....滴水......恩......不要告訴你好了

只是想到我昨晚跟那女孩睡同張床我就滿肚子髒話。







下來到餐廳時,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背著隨身包的我還是給強森身上那個小女孩嚇了一跳。

這下好了,小女孩的眼白又對著我。

我走到哪她就看到哪!

其實......鬼恐怖的地方不在他本身,是他在不對的時間出現在不對的地點展現不對的樣貌。

看久了看習慣了,雖然面對那臉還是會發毛,但至少不會害怕。

從小到大看過的靈體多了也就習慣了,昨天是給她嚇得夠嗆沒錯,但也不是我見過最恐怖的。

習慣她的外表之後給她這樣看加上她釋出的不是善意。

莫名就會有整肚子的覽趴火。

「幹!阿哩洗ㄉㄟ跨殺小!」我口中默默的念著,反正她聽不懂台語。

「衝啥啦!緊甲紮等啦!」好死不死罵鬼也給小強聽到。

至於強森,也是那副要死不活問他也不回的機器樣,感覺他只是小女孩手中的傀儡。

悶著滿肚子的火大,想起昨晚被這小女孩搞得尿都差點閃出來,她還不知死活的瞪著我,搞得我沒什麼食慾解決眼前的火腿蛋吐司。

好死不死,強森還坐在我正對面,兩隻眼睛跟四隻眼睛對看真的很累,其中兩隻還只有眼白。

吃到一半,我假裝要起來去強森後面的碗架拿東西,小女孩的眼白依舊跟著我。






其實這樣不要命的舉動我心裡猶豫了很久,需要莫大的勇氣。

萬一失敗......腦中已經閃過她撲上來咬我親我的畫面。

台灣的鬼魂用佛珠請他們離開的事情我做過,不意外,但是用外國人的護身符打外國鬼這種事還真是第一次。

前提是你心理對這個護身符的公用半信半疑。

但是你不採取行動,每天給她這樣鬧也不是辦法。






走到強森身後,馬上把隨身包掛著捕夢網的那面往小女孩臉上壓。

一般人覺得我突然拿背包打強森吧。

我原本以為沒效的話我的隨身包會穿過去直接壓在強森背上,到時就要保佑我的東方佛珠對西洋鬼有效了。

事情有點出乎意料。

沒有像電影演的,捕夢網的貓眼石沒有藍光大作,也沒有應聲碎裂。

我看到的是捕夢網貼在小女孩臉上,而那臉上寫著痛苦,眼白死死的對著我,而強森當場翻桌,往前倒在地上雙手亂揮著。

好死不死,我壓的地方還是女孩失去嘴唇的.......洞......

在恐怖之前,有個形容詞叫噁心......看著她的嘴巴一直往我的手咬我的手卻沒有感覺。

我也因重心不穩壓在......應該算是小女孩身上吧!我沒有太多的觸感,只是看到那跟蛇一樣龜裂滲血發青的皮膚就覺得不舒服。

小女孩反過身來雙手對我亂抓,就像一隻受傷的野貓,但我的身體沒有任何痛覺,倒是給強森亂揮時掃到一記肘擊,外國人的力量真的很大,一掃馬上就被彈到一邊。

起身時,我看到小女孩用雙手爬著出去。

海軍陸戰隊的匍匐前進都沒她這麼快。





強森昏倒了,當叔叔叫醒他時,7月的夏天,他說他要喝熱可可,而且全身發冷發抖。

這場突來的鬧劇,把大家都嚇壞了,還來不及把桌椅扶正,阿姨馬上泡了一杯熱可可。

老太太問強森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強森好像說這幾天來他都覺得很冷,感覺每分每秒都在做夢,夢裡有一個小女生說她很冷,一直往強森身上靠,強森覺得太冷了,想要反抗,沒想到小女孩一直爬到她背上,他不能動,他有時能聽到叔叔和老太太的聲音,但是很模糊,只覺得身上背著一塊冰塊,很冷很冷。

邊說還邊加著叔叔從房間拖來的棉被和衣服。

叔叔問強森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

強森說他在露營的時候,去取水的時候看到有個小女生在跟他招手,之後他來到一間小木屋,那小女生突然轉身過來抱住他,無尾熊抱尤佳利的那種,強森正面看到小女孩的臉,兩張臉的距離不到15公分,他看到的臉跟我一樣,龜裂滲血的皮膚,缺少嘴唇,還有那只有眼白的空洞眼神。

「我尖叫,但我發不出聲音。」強森說。(本人翻譯能力不好,見諒。)

小強的英語能力比我好,我把所有事情盡量細節的告訴他們,從我第一次看到強森和我昨晚的遭遇,以及捕夢網的事情。

我爬起來時,小強說我的脖子有很多傷痕,而我卻沒有疼痛的感覺。

看著鏡子,脖子出現很多一條兩條三條平行的抓傷,掀開上衣,連我的胸口都有。

想起剛剛那小女孩對我張牙舞爪的樣子,不禁一陣毛骨悚然。





這家庭暫時恢復了平靜,我也天真的以為,強森復原了,而我身上的傷會自然好轉,以後一個月我可以專心做事,而那被凍死的小女孩,應該不會出現了。

老天爺說:你想得美。

我:幹!

在美國,我不習慣戴佛珠,會被貼上一些莫名其妙的標籤,甚至是歧視。

早餐風波之後,我把佛珠脫下,開始一天的忙碌。

晚上一樣,晚餐、聊天、洗澡、睡覺。

發生事情之後的一個星期。

每天,我睡得很深,也夢得很深,這對我來說很不正常,平常的我很淺眠。

我夢到我站在一間河畔木屋前,有個小女孩在門邊哭泣,說她進不去。

當我靠近她時,一蹲下想拍拍她的肩,突然......她轉身抱著我,雙手扣住我的脖子,貼著我的臉,又是那張臉......那噁心我實在不想多說了。

夢中驚醒,習慣側睡的我,總是面向落地窗。

窗簾沒拉上,而一個小女孩,下半身拖在地上,兩手撐起上身,標準的伏地挺身摸魚海豚式,那張臉,緊緊的貼在窗面,那眼白......瞪著我,再來個閃電真的就能拍電影了,現實中哪來的閃電?路燈照映下就夠恐怖了。

我也知道,原來之前他站在身後或是窗外,完全都是我的幻想,因為小女孩根本無法站立。

「他媽的老子有10顆心臟也會給你嚇死。」

說真的,我不怕妖魔鬼怪,但是每次這樣突然嚇人真的會滿肚子火,火到想把那女鬼抓來揍。

驚嚇的時間大概5分鐘,回過神來那女孩又不見了。

接下來連續幾天,同樣的夢,同樣的梗,我想她進不來是因為被我的捕夢網傷害過。

到第四天,我已經習慣了,我連她的臉她的姿勢都習慣了,但精神還是給她搞得嚴重衰弱。

我在那棟房子住的最後一晚,有新梗了,夢的內容一樣,我又夢到她雙手扣在我身上,臉貼著我,如同戀人。

這幾天來我都想試著反過來揍她,但我失敗了,沒有YY小說的能力,在夢中來去自如,我在夢中動都不能動,別說跑了,走路都是癡人說夢。

老樣子,張開眼睛,她應該又是海豚式的在窗外瞪我。

眼睛張開了,幹........幹........幹...........

跟夢中一模一樣,她扣著我抱著我,眼睛瞪著我,臉貼著我距離不到15公分,沒有嘴唇。

「啊~~~~~」

殺豬的叫聲算什麼,我這種叫聲都能叫垮白宮。






隔天,我將這情形跟老太太說明,我要另外申請寄宿,申請期間想先請假回台灣一趟,之後看住哪再說。

離開前,我把捕夢網送給強森,怕那小女孩會繼續在這屋子陰魂不散。

這是我能做的極限了,其他的事,我無法多管了。

而身上的傷痕,回到台灣都沒消失。

那又是另外一個短短的故事了。

而那張臉,我到現在還沒忘記。

那恐怖的程度,讓我多年前去看一部恐怖片【鬼片】的時候,深深的覺得裡面的那個鬼真的太可愛太不恐怖了。

而捕夢網還有第三,沒有鬼,對我來說是個有點溫馨有點遺憾的回憶。





風箏2011/09/0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esky0718 的頭像
freesky0718

【Kite】駐足在文字交織處

freesky07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