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223.JPG  

捕夢網Dreamcatcher源自北美印地安蘇族的護身符。

印地安小孩做惡夢時,父母都會在其床頭上掛一個捕夢網。

象徵性地用來抓住惡夢或惡夢中的魔鬼。

後來在美國一些地區也流傳著這個風俗,捕夢網有祈求平安並帶來好運之意義,並可驅除惡夢,讓人美夢入睡。

這個東西就是捕夢網,他們在房子裡頭掛很多,作為裝飾和避邪。

 


第一次看到捕夢網,是在英國街道上一家飾品店。

老闆有著濃濃的英格蘭腔。

我問她那個看起來很漂亮的東西是什麼,我們兩人比手劃腳了很久。

我想我們兩個都累了,我英語加國語加台語都用了,還是聽不懂她的解釋。

氣喘吁吁的跟老闆說「YES I KNOW」,老闆鬆了一口氣,結帳包裝後,就帶著它回家。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捕夢網。

我擁有它,卻不了解它。

那時的我,單純以為這只是某藝術家的設計,或許有它的意義,但不過就是個普通的裝飾品。

我將它掛在我的隨身包旁,以台灣人的眼光應該還不錯看。

但回想那時,知道捕夢網來歷的外國人看到我把家裡貼的符掛在身上一定覺得我是神經病吧!

這讓我想到前幾年在江西的時候,看見一個外國人從紋身店裡出來,雄壯的手臂肌肉刺了【智障】兩個字,路邊的人都在偷笑,他應該覺得是他自己很帥吧!

 

 

 

後來因為某些原因,飛去美國處理一些事情,而且必須住一個月左右。

那時住在朋友家,這是由網路上所申請的寄宿家庭,收留我和另外一位來自高雄的朋友,剛好我們從台灣出發坐同一班飛機,所以先在飛機上認識。

那時我們聊了不少,也對美國充滿期待,在歐美國家,許多亞洲人都保留自己的生活習慣,有什麼意見都悶在心裡,不敢發表,不過還好我們兩個語言能力不差,加上個性天生比較外向,算是很順利的到了寄宿家庭。

我很羨慕國外的住家,就像電影裡面演得那樣,如果要形容我們的寄宿家庭,幾乎跟哈利波特第一集電影裡,麻瓜威農姨丈的家一模一樣。

一樓是一間孝親房、廚房、客廳,二樓是兩間客房一間主臥一間書房。

家庭成員也跟電影裡一樣。

有爸爸媽媽,我們叫他Uncle,Aunt,還有Uncle的母親,是位很和藹的老太太,而叔叔和阿姨生了一個小男孩,很可愛的名字,叫強森。

英文中文轉換有點懶,之後我都改用中文的名稱。

而我朋友,叫他小強吧!

我和小強是給老太太接待的,說來很感動,一位68歲的老奶奶就像在等孫子一樣在機場等我們,那種溫暖的感覺到現在記憶猶新。

第一天到達寄宿家庭時,我和小強都累垮了,喝杯牛奶洗完澡就掛在房間,那天沒見到叔叔阿姨和強森,一家人聽說去湖邊度假去了。

隔天我和小強去辦理一些事情之後到晚上才回到寄宿家庭。

 


叔叔有點嚴肅,阿姨給人的感覺還不錯,胖胖的很有親切感。

但是強森......讓我想到許多日本鬼片,被附身的小孩都是這種表情。

就連老太太出來抱著自己的孫子,強森也一臉呆滯的看著前方。

叔叔要強森跟小強打招呼的時候,小強在我耳邊用中文說這個小孩看起來很毛。

廢話,強森身上背著一個臉色發青的小女孩,大約六七歲左右,披頭散髮的,兩隻手掛在強森的脖子上,強森的年紀大概13歲左右,背著一個六七歲的靈體,那小女孩頭低著,整張臉靠在強森的左邊脖子上,唯一的支撐點就是那兩隻手,雙腳晃啊晃晃啊晃的,說不出的詭異。

那嘴唇,似乎在親吻著強森的脖子,看得我脖子都有點發毛。

強森聽到叔叔的話,只是一臉茫然的看著小強。

因為體質特殊的關係,我看得到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也就是台灣俗稱的陰陽眼。

在他們眼中,強森只是看起來呆滯和詭異。

在我眼中,背後那小女孩發青的皮膚和親吻著強森脖子的動作,看了令我發毛。

明明是親暱情侶才會做的舉動,在這一人一鬼間卻讓氣溫降了好幾度。

 

 

我看得到,但並不代表我是道士,台灣的鬼說閩南話我還能溝通,外國鬼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當下我也不敢管......亂管不是在做善事,弄不好反而惹禍上身。

那是第二天,隔天和小強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很早就回到房間,小強不斷跟我說強森有多奇怪,根本跟機器人一樣,一點人的樣子都沒有。

我依然掛心著背在強森身上的小女孩。

沒正面見過小女孩的臉,但我第一次看到這麼青紫色的皮膚,彷彿整個人被揍到瘀青的顏色。

應該是被凍死的吧!有可能是去湖邊玩的時候惹上的靈體,在台灣有許多廟可以幫忙,不過現在這都市郊區,教堂又沒開,而老太太也說強森怪怪的,問叔叔他們出去玩的時候強森有沒有遇到什麼事情。

叔叔說強森有在他們夫妻搭帳棚的時候失蹤一陣子,後來強森就自己回來了,也沒多說什麼,他們還是一樣的升火烤肉一樣的跳下湖游泳。

強森的房間在我和小強的隔壁。

那晚我睡得很熟,整天辦理那些手續真得有點累,睡到正香的時候感覺到有人在搖我肩膀,習慣側睡的我直覺反應是小強。

睡眼惺忪的舉起右手看看時間,時針的指針在一和二之間,房間僅有窗外一點光芒照亮,代表深夜快兩點左右。

「嗯.....??」沒睡醒的我有點朦朧。

翻身過去......一顆小強的頭,另外一顆頭瞬間轉過來跟我四目相對。

那頭泛青著,臉龐因披頭散髮顯得更加妖異,那眼神.......居然只有眼白,沒有黑色的對焦,但我知道她正看著我。

小強的臉貼我很近,但我目光的焦點集中在掛在小強右肩上的那顆頭,我很確定在我轉過去前,那顆頭正親吻著小強的脖子,我一轉過去她馬上轉過頭來跟我四目相望。

臉上的皮膚如細胞紋般的龜裂,每到裂痕很細,卻明顯的滲著血絲。

沒有嘴唇,因為嘴唇早就被血絲取代。

「幹............」這是我當下的反應,然後馬上跳起來,還是用屁股跳,連滾帶爬的摔下床。

那小女孩的眼光始終沒有離開我,那只有眼白的雙眼看得我心裡發毛。

她的姿勢依舊,雙手掛在小強的脖子上,不同的是,她這次對象換了,換成小強、換了邊肩膀,最大的轉變,是她現在用那只有眼白的眼睛瞪著我。

我心想完了......她知道我看得到她。

我摔下床坐在地上,看著跪在我床上的小強......後面背的小女孩,他的白眼球依舊鎖定我,她雙手放開,跌到床上,用匍匐前進的姿勢爬到我面前,那腳彷彿是多出來的一樣拖行著。

我需要讓她離開我,我的心依舊在驚嚇之中,大腦運作相對緩慢,我只有一個念頭,跟她距離越遠越好,手忙腳亂的拿起身邊的東西丟過去。

書本、枕頭、隨身包......鬼是沒丟中,全部都往小強身上飛去。

但隨身包丟完,那小女孩用更迅速的方式爬出房間,直接穿透窗戶。

我的心臟保持每分鐘125以上......

「幹你幹嘛啦?看到鬼喔?」小強抱怨著。

我傻眼的點點頭。

這下換他傻眼了。

很慶幸沒驚醒家中的其他成員,我要小強早點睡,剩下的夜晚,只要閉上眼睛,就會想到那滲著血絲的臉龐和那只有眼白的眼神。

還有......那爬行的姿勢。

 

 


寫得有點累,有點毛,下回待續

 


風箏2011/09/02

創作者介紹

【Kite】駐足在文字交織處

freesky07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慕凌
  • 不嚇死我了
    是不需要電視的七夜怪談嗎??

    突然慶幸
    還好我看不見...
  • 呵呵
    想要體驗一下嗎XD???

    其實看見了...習慣就好

    不做壞事也不用害怕他們啊

    Kite2011.9.6

    freesky0718 於 2011/09/06 09:00 回覆

  • 小風
  • 給風
    分享唷